德意志银行“一带一路”倡议带动多领域合作发展未来可期

足球录像回放

中新社柏林12月11日电 (记者 彭大伟)德国最大银行德意志银行集团11日正式发布其“一带一路”倡议白皮书,为现有及潜在“一带一路”参与者详解这一倡议所带来的机遇。该行首席经济学家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发展至今,不仅带来交通基础设施的改善,还带动了医疗、教育、旅游、媒体等多个领域的合作发展。白皮书亦强调,“一带一路”倡议未来可期。

白皮书表示,“一带一路”倡议不仅传承古丝路精神,并在国际舞台上影响愈加深远,范围涉及世界总人口的65%、全球GDP的50%、已知能源储备总量的75%,和全球跨境商品及服务贸易的四分之一。

据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美国实际GDP按年率计算分别增长3.1%、2%、2.1%。总体来看,今年美国政府3%的增长目标或难以达到。

报告指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出现的量化宽松、收益率曲线控制等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本来是为了在利率下限环境下继续刺激经济复苏。然而,由于相关国家对这些工具的长期使用,其发挥作用的空间已显著缩小,经济刺激效果存在较大局限性。

白皮书强调,“一带一路”倡议未来可期。随着在可持续性和第三方市场合作等方向的持续演进,未来几年德意志银行预计多边金融机构,全球性银行及其它类型的投资者对“一带一路”沿线市场融资项目的投资兴趣将日益浓厚,由此也将为“一带一路”建设项目的蓬勃发展注入新动力。(完)

谈及个中原因,中国社科院这份报告指出,世界经济下行和贸易摩擦引起的外需下降,正导致美国总需求受到冲击。另外,美国制造业亦表现出衰退迹象。美国制造业新增订单数月度同比增长率在2018年8月达到8.5%的近期高点后快速下降,2019年5月开始负增长,至当年9月仅为-3.2%。

但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姚枝仲也表示,美国经济企稳仍有一定支撑。例如,劳动市场较好,失业率处于历史低位;美联储连续三次加息后仍有一定加息空间,货币政策作用可能有助于防止美国经济进一步下滑。

此外,结构性因素也是影响贸易增长的重要因素。报告指出,如果全球贸易摩擦在2020年有所缓解,预计明年贸易收入弹性将相比2019年改善。此外,基期因素作为结构性因素之一也不可忽视。鉴于2019年贸易增速较低,使2019年贸易量(额)成为较小基数,这有利于2020年贸易增速提升。

2019年,世界经济增长趋缓,变数增多;2020年,它能否顶住逆风,实现复苏?中国社科院30日在北京发布《2020年世界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报告显示,这条道路上仍然问号重重。

白皮书表示,加强与第三方市场及投资者合作将成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一大趋势。与国际银行和国际投资者合作不仅能筹集所需资金,同时拓宽了资金渠道,有利于相关项目对地缘政治和金融风险的抵御。

报告称,发展中国家当前债务发展趋势不利于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实现。但同时,各方面也在寻求应对良策。如中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的生产性投资,就可通过推动当地经济发展,进而缓解发展中国家的长期债务压力。(完)

“‘一带一路’倡议自落地以来已取得了长足的发展,远超其最初规划。”德意志银行“一带一路”办公室主管熊伟说。德意志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r)认为,“一带一路”倡议“首先是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探索”,展现了中国政府对于其快速建设基础设施,预防增长瓶颈这一发展模式的信心。他指出,“一带一路”倡议发展至今,带来的不仅仅是交通基础设施的改善,还带动了医疗、教育、旅游、媒体等多个领域的合作发展。

近两年全球范围内贸易关系持续恶化,拖累整体经济增长。但近期多个国际组织均预测称,明年世界贸易形势将有所好转。

本轮全球经济下行的一大特点是主要发达经济体已处于或接近利率下限。2019年来,包括美国、欧盟在内的全球超过30个国家或地区先后宣布降息。

社科院研究团队认为,该判断首先源于宏观经济形势或出现改善。根据世贸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的预测,2020年世界经济增速有望与2019年持平或略有上升。这是支撑2020年全球贸易增速高于2019年的周期性或需求因素。

报告指出,私人债务比重迅速上升是全球债务发展的新特点。对发展中国家而言,私人债务占比提高,债权结构非官方、非银行系统化,债务非生产性投资化,以及由上述新变化带来的新情况——债务指标与发达经济体相比虽然相对较低,但债务危机风险迅速上升——成为其重要特征。

德意志银行环球金融交易业务部中国区总经理卢斌德(Dirk Lubig)则指出,第三方市场的参与和对可持续融资解决方案的关注将是助推“一带一路”倡议发展的两大要素。“由中国及其邻国以外的供应商和金融机构共同参与结构性‘一带一路’项目,无疑将带来实质利好。”

近年来全球债务危机压力日益增加。报告援引IMF数据称,处于高债务压力风险或面临债务压力风险的低收入发展中国家数量已从2013年的13个增加到2019年的32个。

尽管低利率和负利率可以降低政府债务负担,提高财政刺激经济能力,但报告认为,发达经济体政府债务水平均较高,普遍面临降低债务水平压力,且欧盟内部和美、日等国议会对扩大财政支出仍有较强约束,发达经济体财政刺激局限性仍然较大。